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蹲点干部(第四十六章)-

时间:2021-04-05来源:听风文学网

第四十六章土地爷爷
    祖国的大西北,陇原省金州市内的这个小县,兰原的天气和往常一年的冬天一样,虽然还是那样的寒冷,还是那样的干燥,还是那样的朔风剌骨,但在他的心里却是刻骨铭心的,这就是一九八八年的那个冬天。
    北沟乡抓点的乡干部邀请他去一个边远的村上办农技培训班,不知道这个乡干部知道他是负责这个乡农技推广服务工作的,还是给他们县农技服务中心或是县农牧局单位上的领导讲了没有,就连乡上的领导也没有给他安排这个工作,乡上的农技站的人也不知道这件事儿。他一句推辞的话也没有说,就爽快地答应了。
    这个抓点的乡干部是乡妇联主任,三十岁左右,虽然已为人之妇还有小孩了,但身材苗条,面相姣好,年轻漂亮,堪称北沟乡政府大院的一枝花。乡妇联主任高中文化程度,却是个能话能干的女强人。由于工作关系,他经常到乡上去,见面接触的多了,他和这个乡妇联主任也就都熟悉了。
    乡妇联主任抓点的这个村,名叫朱家湾,位于这个乡人最东南角上,离乡政府位置比较偏远封闭,村东南有个地形复杂石山高耸沟谷狭窄的地区,人唤“袁家峡”,来历有两种说法,一是传说很早以前,这里是一个陡峭的大峡谷,下有河流,两岸的山崖上有人看见曾经有猿猴在这里攀缘出没,从峡中河水漂过的伐子客也曾听见过猿猴奇异的鸣叫,另一种说法是这里的附近最早住着的绝大多数人家都姓袁,所以就叫袁家峡。这里是兰原县北沟乡、佛洞乡与乌铁市乌铁区交界的地方。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村子西南面有一出口,村中的大路连结到金州市到乌铁市的公路上,还有陇原省金州市到宁夏自治区银川市,再通至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一条铁路线,都从这里的袁家峡经过。这个村子也是乡妇联主任出生成长的娘家地,大多数人都姓袁,乡妇联主任也姓袁。
    他在北沟乡青土村委会下乡驻点,乡妇联袁主任早先就说过,这次正式打电话找他,约好了今天晚上去袁家湾村办农技培训班。晚饭吃过后,他在村上的客房里坐着边看书,边等着乡妇联袁主任路过村上来喊他,一同去办学习班,主要由他来讲农业技术方面的一些基本知识和技能。
    已是掌灯时分,窗外一片漆黑,北风呜呜,一阵紧似一阵,他还是感觉寒长沙癫痫专治医院气袭人,周身发冷,伏下身来,用力拉一拉洋炉子捅灰的把手,炉膛内的冒出一些炭火星来,炉火更红亮,更旺了一些,他拿火剪挑开圆圆的炉盖,再抓过小铁铲从炭箱铲起一小铲大炭块,丢进炉膛里,立时炉膛内哔吧作响,炭火烈焰腾飞起来,火星乱溅,他用火剪挑过炉面上的炉盖马上盖严了喷出红裙绿带儿火焰的炉口。
    村委会大院里有金属敲击的响声传进他的耳中,是自行车在地上行走时颠簸所发出的。片刻功夫,随着一阵脚步声,他住的客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正是乡妇联袁主任,后面还跟着一个男青年乡干部,他认识是乡林业站郭专干,一个黑脸迷眼,脾气很好的小个子。
    一阵寒风被进门的这一女一男带进屋来,他下意识紧走两步过去关严了房门,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已伏身围到火炉两边烤起来。
    “冻坏了,这天气太冷了。”“今年的冬天来的早,气温下降的太快了,风又大,干冷干冷的。”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说着,取下围巾和帽子,挫着手,将手掌举在挑开的炉口上烤,红红的火焰映在手掌上,顷刻就烤热了冰冷的双掌,举起来在脸颊和耳朵上一次一次的拍压着,通过两个手掌借取来炉火的热量,温暖自己冻木两个脸蛋和冻痛的一双耳朵。
    “袁主任、小郭子,赶紧烤烤火,烤热火了我们就出发去朱家湾办培训班。”他看着乡妇联袁主任和林业站郭专干微笑着说道。想给这两个乡干部倒点热水喝,暖和一下身子,可只有他自带喝水的一个杯子,暖水瓶有灌的开水,可没有倒水的杯子,只好作罢。
    “小孔、小郭子咱们赶紧走吧,村上已经准备好了,不要让他们等的太久了,等不住都跑回家去了。”乡妇联袁主任穿上大衣,围严围脖子,先穿戴好了一切,全副武装起来,催促乡林业站郭专干和他立即出发。袁家湾村包点的乡干部是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两个人,这次袁家湾村办农技培训班,乡妇联袁主任是乡上在袁家湾村包点的负责人,又是乡妇联袁主任的娘家地,办不好培训班乡妇联袁主任当然会觉得很没有面子的,如果办好了的话,可显示乡妇联袁主任的工作能力的领导水平了。
    他赶紧伏身拉几下洋炉子捅炉灰的把手,由于用力过大太快,拉摇震撼,牵动得屋内洋炉子上方到前墙上连成哈尔滨癫痫病医院癫痫病能治好吗直角的排烟圆炉管子,也禁不住抖动了几下。他揭开炉盖,从炭箱里干脆抓了几把大炭块扔进炉膛里,又铲了几铲小些的炭粒装进炉膛里,从炉口里飘出来的红红火焰立时被填压下去,再铲上两铲炉底洞里的炭灰渣盖在上面,再盖上炉盖,这样耐烧,着得时间长一些。
    他压好炉火,急忙抓起来床上放着的北京烤花呢大衣,边穿大衣边找出淡驼色毛绒围巾,往外走时,边围围巾边往出掏自行车钥匙,从房门口出来锁上了门。
    “这么冻的,快走吧。你们两在前面带路,我后面跟着。”借着客房玻璃窗口传出来的亮光,他看着穿得鼓鼓囊囊,厚厚肥胖,裹得严严实实的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一女一男靠着自行车站在院里,他边开着窗户下靠墙立着的自己的自行车,边对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说道。
    他打开自行车锁,推着自行车快步跳上去骑上,借着微弱的光线,紧紧跟在乡林业站郭专干和乡妇联袁主任的后面,绕过村委会大院中间的圆形花园,出了青土村村委会大院敞开着的粗钢管铁栅拦大门,上了门前的大路。
    不对,怎么向北骑呢?林业站郭专干和乡妇联袁主任为什么一前一后,骑着自行车向北而行?向北不是又向乡政府的方向转回去了吗?走袁家湾村他是知道的,应该向南再向西行,或者向西南方向而行才对。这不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吗?
    外面夜黑风大,寒冷的北风没有多久就冻透了全身。他带着疑问紧蹬自行车脚踏板,加快自行车前进的速度。尽管他加油用力骑车,但迎面而来的寒风十分强劲,力量也是不小,在与逆风的较量中,自行车行进的速度在艰难中前行,在努力中慢慢加快。
    路两旁林带的黑影,在黑夜里,就像两堵高高的黑墙,慢慢向后移去。
    骑车快要到大路的第一个路口,也是向东的路口时,好似黑影的高墙到了一个豁口处,能看见东面远外的天色了。不知是乡林业站郭专干和乡妇联袁主任有意放慢了速度,等他跟上来,还是他速度加快了,他和乡妇联袁主任已经并驾齐驱了。
    “袁主任,怎么往这面骑?这不是走回头路吗?袁家湾村不去了吗?要到乡上去吗?”他大声的向乡妇联袁主任哪些治疗癫痫病方法和乡林业站郭专干方向说道,几乎是在在大喊,害怕大风中声音被风吹偏了,说话声音会听不到了。
    “时间……来不及了,小郭子领着……我们走捷路,走得……快一些,争取……早点到,别让村上等得……太久了。”由于乡妇联袁主任一个女同胞,转头对他说得话,虽然声音细而低,力量小了点,但他也能在大风中,断断续续的听了个大概,基本听明白了。
    他边骑着车边想,乡干部们比他跑的熟,一定不会走错路的,跟着乡林业站郭专干和乡妇联袁主任走就行了,他也不想多走路多挨冻。
    跟着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右拐骑上了东边岔路口的土路,路虽然是窄了许多,但小路两边的农家院落稀疏,走着走着就剩下了路两边的裸露的土地,完全出了村庄。
    没有了路两边林带和房屋的遮挡与庇护,好像寒风越来越大了,寒风吹得人透心的冷,风吹打在脸上身上格外生硬,彻骨的冻。
    大风大得都要把人刮到了,双手和双臂要用力扶着车头的两个把手,稍有松轻车头就会被大风吹的偏转了,有倒在路边和拐出路外的危险。特别是大风吹起了满天的尘土,弥漫了整个空中,灰尘直往口嘴和眼睛里钻,让人猝不及防。
    大风和着尘埃吹得人睁不开眼,眼睛睁开就进土,张不开嘴,张开就要吃土。他以加快眼睛睫毛闪动,闭嘴不张来对付风尘,耳朵和鼻孔灌风进土就顾不上了,由它去吧,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更加艰难的情形还在前面等着哩。
    向南转弯,路越走越窄了,骑车走在只有一米多宽的小路上,他勉强着能看见,自行车前轮沿着的砂田边不到一米宽的小路,其实不是小路,充其量也就是田边而亦了,另一边是一条黑得看不清的河沟,想必是又深又宽,这是在考骑自行车驾照,夜又黑风又大,天又冻路又难行。
    更加糟糕的是大风吹得他浑身由冷冻到生痛,手脚由麻木到了僵硬,大风大得已刮起了砂田里的细砂,不再光是尘土了,风砂吹打进了他的口鼻眼睛和耳朵。有什么办法呢?风砂弥漫的黑夜里,看看前面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坚持骑车前行的身影,想想袁家后天会引起癫痫病吗湾村上农民们寒冷黑夜里渴望农业科学的等候,有了信念,来了力量,他加快骑车,紧跟在和乡林业站郭专干乡妇联袁主任后面,坚持就一定能够胜利的,坚持就一定能够达到目标。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路终于越走越宽了,看见点点灯火的村庄就越来离他们三个夜行骑车人越近了。
    身上的寒意像怕人的意志一样,又好似弹簧一样,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真正是欺强怕弱。这时也随着他的心情好起来,身上也越来越温暖。风砂和寒冷被坚强的意志给赶得越来越远了。
    不知道他是怎么骑过来的,竟然骑过了这最寒冷最黑暗最艰难的一段路程。虽然不是很长走的很久的一段普通的夜路,他恍若走了许久许久,好像是一辈子,一生一世走过的路,那么漫长,那么艰难,那么沉重,似有隔世重生的感觉,在他的记忆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不能轻易磨灭的一个片段。
    进了袁家湾,他们三个人沿着村间大路很快摸进了村委会的小院里,胡乱将自行车停靠在院中,推门进到灯光明亮的村委会大办公室里,他才长长叹了一口气。
    村上办公室里的人们看着他们三个人,眼睛里放出奇异的目光,他们三个人也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看看他,在灯光下只见三个人,整个的全身都是白白的一身沙土,他的黑色呢子大衣变成了白色的,乡妇联袁主任和乡林业站郭专干也是一身白色的沙土,三个人好像从土里刚刚被挖出来的埋藏者,真正一个“土人”,只有看到一对眼睛忽闪着时,才能辫别出这是三个大活人来。
    “你是个‘土地爷’”,“你也是个‘土地爷’”,“三个‘土地爷’”,他们三个人相互看着,互相取笑着别人,也是在取笑着自己,脸上却露出胜利而喜悦的微笑。
    村上的干部和懂事勤快的村民,赶紧给他们三个拍打着浑身衣服上一层白白的沙土,有的马上给他们三个打来一脸盆热水,拿来了毛巾和香皂。
    他们梳洗整理好了,就开始办培训班。他在这来之不易的课堂,看着这些淳朴可爱的农民渴求美好生活的目光,觉得今天夜路艰难跋涉值了,讲课时不同寻常,格外的认真和卖力。

上一篇:一篇牢骚,写给所有迷茫的人文学小说www.hlmsw.cn,春娇与志明手机铃声

下一篇:不能兼济天下,那就独善其身文学小说www.hlmsw.cn,灯博会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