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原创亲情伦理小说】妈妈,我想对你说(4)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听风文学网

外公把其儿和外婆送到了姨儿家,还没喘口气就说要走,他说:“其儿家正在修房子呢,我要回去帮忙!”姨儿赶紧劝阻了他。外公这才把大蓑衣脱下来坐到椅子上,看起来他有点失神。知父莫若女,姨儿看这样,却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只在背地里偷偷抹起了眼泪。

外婆来到姨儿家里,顿时好了很多,她看到姨儿家两个儿长得水灵水灵的,顿时眉开眼笑。为表示对外婆的欢迎,两姐妹争相从屋里倒腾出好东西来给外婆吃,给外婆用。姨儿家屋后满山都是桔子,她们拿出各自保存得最好的新鲜桔子罐头给外婆吃,可惜外婆生病了吃不了。小听说外婆吃不了桔子,竟会觉得委屈,后来灵机一动,又从屋里拿出一个崭新的烤火笼子给外婆用,她说:“是我要爸织的。这可是做得最好的篾匠活!”

她们看到其儿依偎在外婆身边老半天都没有说话,便问:“外婆,她是谁呀?”外婆刚要解释,姨儿插话道:“她是其儿,来给外婆做伴的。”小孩儿听这么一说,马上反问道:“她来给外婆作伴?我们不能和外婆作伴吗?”姨儿笑说:“你们呀?你们调皮,不听话,外婆不喜欢。”小孩儿怎么能听这么刺耳的话呢,外婆赶紧把她们揽到了身边,并指责姨儿:“怎么说话的呢?谁说我不喜欢了……”小孩儿想两只受了惊吓的儿一头钻进外婆怀里,说:“外婆,我们不调皮,都听你的话,好吗?”姨儿像做错事的似的搓了搓手,忙的去了。

其儿本来就是个乖巧的孩子,话不多,可是今天话更少了。天气好冷,一路走来,其儿的两个脸颊懂得像两个熟透的苹果,这也没什么,要命的是,两只鼻孔被鼻涕堵得死死的了,武汉哪医院看癫痫病好呼吸很不方便,想说话也说不了。小妹妹聪明,最先发现了这么个秘密,于是赶紧扯着外婆的手说:“外婆,你快给她擤鼻涕,她都不能说话了!”

外婆说:“还是小妹妹聪明,知道她要擤鼻涕了!”说着就用两指把其儿的鼻孔一捏,使劲一甩,甩出老远一团黏糊糊的家伙,姐妹两个看着都很地笑了,姨儿在背后喊着:“莫笑,莫笑!”谁知道她自己都笑起来了。

看到擤鼻涕,姐妹俩顿时想起昨天从大伯家赚来了好多餐巾纸呢,正好可拿来给其儿用。于是两人把纸都拿来了,塞进其儿口袋里,还正儿八经地叮嘱她说:“小要讲卫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下次有鼻涕了要自己擦哦,不要再麻烦外婆了。”( 网:www.sanwen.net )

外婆说:“其儿大概是冻着了,晚上我抱着她睡觉吧?不把她捂热了肯定会冻坏的。”姨儿一听就急了,说:“看我妈说的,她一个小孩子放水里都会沏得响的,你还担心她?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说着就很厌恶地看了其儿一眼,很明显是要做给外婆看的。外婆怎么好意思拒绝她的好意呢?不过她还是再三叮嘱姨儿多备张棉被给孩子们,姨儿当然照做了。

到姨儿家不久,其儿就开始想妈妈了。姨儿总说:“快了,快了,爸爸修好了房子就会来接你!”外婆也说:“是啊,我也想回去了!”姨儿就不高兴了,说:“妈妈,你刚来才几天,怎么能这么急呢?”外婆很爽朗地说着:“快要过年了,家里有好多事要忙着呢。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治痫病好不好”于是其儿很乖巧地依偎在外婆身边,认真地数着日子,等爸爸来接她回家。

外婆说:“三个小家伙,玩去吧。”于是姐妹两人带着其儿出了家门朝大伯家去。大伯家有比他们高出一头的哥哥姐姐,那是他们的英雄。哥哥带着他们萝卜地里跑着,时不时地拨出一个萝卜来,用削铅笔的小刀削了皮来,几个小家伙吃得津津有味。

其儿那鼻孔大概是对冷空气有点过敏,你看,鼻涕又出来了。姐妹俩看到她的鼻涕,都皱着眉头来帮忙,把刚才放在她口袋里的纸抽出来递给她。那趾高气昂的施舍一样的关怀,在敏感的其儿那里终究是种压力。于是她没有接纸,倔强地只是把嘴角一扬,用力一汲,像两条大肥虫一样的鼻涕往上飙到了眼角。“咦,你看!你看!”姐姐看不下去,只好自己动手帮忙擦,而小妹妹看着这邋遢的场面都吓哭了。

这是第一次,于是下次,小姐妹有经验了,不再叫其儿自己收拾鼻涕,一看到她的鼻涕就喊“别动,别动,我来帮你收拾。”其儿真的站着一动不动,任他们拿着纸在她脸上胡作非为。可是这样的次数也不多,因为姐妹俩会不耐烦的。

她们回头问哥哥:“哥哥,你怎么不帮他擦呢?总是要我们动手!”哥哥两手擦在口袋里,说:“这种事怎么能让我去做呢?”姐姐说:“怎么就不能让你做呢?看,鼻涕又出来了!”说着就非要哥哥动手帮其儿擦一次鼻涕。

哥哥勉强答应了,走过来。那鼻涕有半寸长了,流到了嘴巴边上,其儿干脆嘴巴一撇,舔了!哥哥惊愕地看到了这一幕,不得不做呕吐状,骂了句:“邋遢鬼!”姐妹两也哈哈笑了。<小孩癫疯病早期症状有什么?/p>

哥哥帮其儿擦了这一次,说:“下次不要叫我了!我是绝不会做的!”姐姐也说:“我也不想做了,下次还是叫她自己擦吧。”可是其儿到底还是觉得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屈辱,有点气馁,又回了小小时候呆呆的样子,好像怎么样都不可能自己去收拾鼻涕了。善良的妹妹用哀求的语气说:“你自己汲吧,汲一下试试看嘛!”当然也不奏效。

于是这最后一次鼻涕一直流着,一直流到了嘴巴下面,一直流到他们玩得尽兴而归。其儿只是很乖巧地没有说话,也就没有开口舔掉那鼻涕。大人们第一次看到这场面,无不哈哈大笑,最后当然是外婆收拾了这场面。于是这以后,人们就常常能看见姨儿家的两姐妹带着一个小客人,总是拖着长长的鼻涕。

大人们一起闲聊的时候,也常会跟姨儿说起这事,姨儿总是哈哈一笑,表示不太在意。姨儿说:“这有什么,她吃饭的时候都是这样。我们都看习惯了!”别人表示不,因为这怎么能看得下去呢?姨儿说:“都是她外婆在照顾她。吃饭之前给她擤一次还不够。吃饭的时候都会流出来,她外婆不得不放下碗筷来帮她擤鼻涕。”

村里有一个患过失心疯的流浪沿户乞讨,有时候姨儿会直着那女人对其儿说:“其儿,说不定你也会变成她那样的人,怎么办?”其儿不说话,她心里想着,或许我会比她都不如呢。

话说其儿被外公带出家门后,狠狠吵了一家,妈妈什么都不为,只为发泄一下情绪。可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呢?

做事的人也算是好心吧,他看到爸爸妈妈吵过后,气氛真有点压抑,就想起一个话题,可北京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谁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说:“哎,别人家都是修两层的小洋楼,你们为何只修一层平房呢?”妈妈想起刚才的委屈还没诉完,于是接过了话茬,说:“谁不知道我们家困难呢!哎,孩子又这么多,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还不是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吗?一个儿子用得着修楼房吗?平房住着足够了……”

“哎!你在说些什么呀?臭婆娘!”爸爸话都没听完就气不打一处来,冲她吼道。如果两人还站在一块,估计一个巴掌就甩出去了。所幸离得有点距离,被人牵绊住了。

“我在说些什么?我说话都不行了吗?”妈妈虽然被爸爸那气势吓住了,可还是想理直气壮地反驳。

“你想说话?那你也要看看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呀!我的姑奶奶!”爸爸一边跺脚一边吼着,妈妈心里一乱,直好一把坐在地上干嚎。“我的天呀,好要不要人活呀,话都不能说了呀!”

于是周围的人不得不来劝架。还是刚才那个发起话题的人,做着手势让双方都安静了下来。

“听我说一句,听我说一句哦。我只是问为什么不修楼房,”他指着妈妈对爸爸说,“然后她就给了答案,对不对?你,是觉得她说得不对,是吧?那你认为应该怎样回答呢?”

爸爸愣了一会,然后又扯着喉咙喊道:“不修楼房,不修楼房,还不是因为钱不够吗?这也只能怪她,她要这么急着修!”

那人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只摇头,说道:“都不是问题,都不是问题呢……你们这房子修得草率了!”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国泰民安六月,党的百年华诞旋律响彻美好神州] 国泰民安六月,党的百年华诞旋律响彻美好神州2021.6…

下一篇:有一种力量叫坚韧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