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河套诗经爬山调夯歌二人台【苦菜花文萃】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听风文学网

河套诗经----爬山调 夯歌 二人台【苦菜花文萃】

【大草原游牧民族的长调短唱,与走西口带来的新的剧种糅合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草原;草原文化又有了新的发展,形成了独特的新文化】

一.夯歌

蔚蓝如的天空,被晚霞染成了一片玫瑰色。在生产队劳累了一天的后生疙蛋们,不用谁请谁叫,都早早地来到了盖房工地,参加农村盖房的最重要,也是第一道工序:打石夯,砸压坚实的房基础。

在五六十年代,农村都是土房。讲究娶媳妇必须盖新房,儿子快要到年龄的亲们,自然要早早地把新房盖好,迎娶儿媳妇进门。农村的房子十分的简陋,根基不放石头,更谈不上放砖,地形干燥的土房住个二三十年,地形潮湿又有盐碱的土房,十年八年房子就要倒塌,打倒重盖。那时,盖房子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生产队长给你批二车麦草,在自留地里压上二三分土坷垃就行了。至于檩条,椽子之类,生产队会按最低价卖给你,也不用交现钱,年底分红时扣下。

打石夯需要八个人一起抬,有一个专门喊夯的。喊夯由一个有艺术细胞,脑子灵活,嘴皮子又来的快的人担任。( 网:www.sanwen.net )

喊夯的人是总指挥,打夯打得好坏,前进后退全靠他指挥。打夯要求“三平压二角双工,”三次平行打后,再压二次之间的中心。根基四周为了更坚实,比其他地方多打二遍。

喊夯歌是有套路的。首先是起套调:“唉——,”是长长的一声。“众位乡亲们请起来,快把那小时砵砵抬起来呀!”这时,抬石夯的八个小伙子一起用劲,双手把石夯托在胸前,口中齐呼“好好嗨哟!”然后举过头顶,随着喊声,石夯按节奏落地。喊夯的人还要时时提醒:“小石砵砵本是石磙磙,谁不用劲谁受痛呀。”让抬夯的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谁不用劲容易偏夯受伤。

等抬夯的人心齐了,劲拧在一起来了,喊夯的人喊的节奏加快了:“唉,要说山咱就说山,咱们背靠大阴山。

宁有个贺兰山,杨家将落难那个二郎山。

平顶顶的小红山呀,紧紧靠着大排干.唐僧取经要过火焰山……

唉--

你看那边走来个老仲三……

“好好嗨哟!”抬夯的人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这时喊夯的人再长喊一声:“唉——,众位乡亲们听我言,”声调一慢,抬夯的人要长长的呼喊:“好——好——嗨嗂——”手将石夯轻轻地放在地下,小息一会儿。

不倒三五分钟,随着喊夯的人:“唉——”一声叫板,新的一轮打夯紧张地开始了。

这时也正是喊夯的人卖弄本事的时候,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喊夯歌随编随唱,有紧有慢。在哄笑声中,抬夯的人也不累了,来了精神。

这喊夯的人,把天上的,地下的,远的,近的,传说的,现实的串联在一起,又要押韵上口编成歌,实在了不起。我常想,如果把喊夯歌整理出来,也是咱河套的艺术瑰宝。

喊夯声甜甜酸酸,苦苦辣辣,八个小伙子齐声呼喊,再加上农村田野空旷,早晨傍晚空气潮湿,声音传的更远更洪亮。可以传到十里八乡,自然吸引不少人。还有的人专门来看来听,黑压压的一片。

观众越多,喊夯的越来劲,小伙子们越卖劲。说不定那一个姑娘小媳妇正注意自己呢。小伙子们在打夯时,衣服脱的只剩二股巾背心,胳膊,胸前的疙疙瘩瘩的肌肉显示出青的活力,身体的壮实你说能不吸引姑娘们的目光吗?

特别红火的是那些,跑前窜后,打打闹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天大黑。这时,房地基已经打好,该收工了。如果打夯,儿子自然也是小客人,理直气壮地来个肚皮滚瓜溜圆。

日子苦,人们不觉得。一家有事,全村帮忙,形成了习惯。我在农村的三四十年间,村子里的房子翻盖了三茬,谁也没有要青少年癫痫病发原因是什么?过一分工钱。特别是孤寡五保户,乡亲们更是照料无微不至,房子漏了有人给抹上泥,生了病有人送医院。水有人担,柴米有人管。人人见面乐乐呵呵,天大的过节,一笑就完。

这夯歌,就是来源于爬山调。

二.爬山调

爬山调,是土生土长在内蒙古河套地区的:“诗经。”它朴实无华,天籁自鸣,平中见奇,真人。爬山调它是山野,田间地头劳动人民心声的自然表露,又是内蒙古西部地区人民的社会历史,时代和风土人情的一面镜子。有着悠久的现实性与传统性,伴随生活而来。是劳动人民在社会生活斗争中,用汗水和血泪浇灌出来的花朵。

爬山调字字血,声声泪,是劳动人民的生活缩影,又是他们的集体智慧和艺术的结晶。

爬山调唱了多,多少代,谁也说不清。有一首爬山调歌词里唱道:

“朝朝唱,代代唱,也不知道唱死了多少老皇上。”

爬山调内容极为丰富,塞外地区的百态,,习俗风情,山川树木,兽鱼虫,天文气象等全部纳入歌中。

爬山调和其他民族的歌谣一样,是国粹,是应该保护和发展的。

特别是爬山调,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老百姓称它为“山曲儿”“新诗经”,

它跨越新旧二个时代,内容极为丰富多样化。旧社会,它有揽长工歌,拉骆驼歌,童养媳歌,抓壮丁歌,逃婚歌等;新社会有歌颂党和毛主席的歌,欢庆解放的歌,歌颂新人新事的歌等。

土生土长的爬山调歌手们,脑子活泛,记性好,更可贵的是即兴发挥,有人戏称:“爬山调调子多,紧唱慢唱一笸箩。”

站在黄河畔的三哥哥唱:“黄河水呀不断流,三哥哥我的曲儿不断头。”

受了屈的三唱的是:“脱了毛的鹰鹞飞不高,花翎翎喜鹊落在臭水濠。”

被媒人欺骗,不幸的唱的是:“枪崩鬼媒人五雷锥,吃了他的心肝熬了他的肺。”这土生土长的爬山调,被政治利用,该唱流行的政治口号。特别需要在1958年人民公社时期,流传的那首:“单干好比独木桥,走一步来摇三摇。互助组好比石板桥,风吹雨打不坚牢。人民公社是金桥,通向路一条。”

这首诗成了河套人的诗经,也是全国人民的诗经。

在墙上,黑板报醒目的位置上,学生的课本上,报纸广播上,天天唱这首。有的人在梦里,笑醒了,到了天堂。

人民公社真的是天堂吗?说起来那个时代的人们,是完全,都要大步流星到共产主义,到天堂去。

我把自己的切身经历,写出来,让的一代,对有一个粗略的了解。

人民公社见闻录

1958年,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在极短的一个月,重新改组为人民公社。实行一大:大规模;二公:公有制。

所谓大,就是将原来一二百户的合作社合并成四五千户以至一二万户的人民公社。所谓公,一切财产上交公社,多者不退,少者不补,在全公社范围内统一核算,统一分配,实行部分的供给制。下面讲述我经历的几件事。

大办食堂

1958年9月,我到到离家五里的二道桥红旗小学读书,正赶上人民公社办大食堂。在办大食堂前,社员把家里喂得鸡猪牛羊马兔子全部入了社;社员家里的粮食蔬菜锅碗瓢盆也全部交给了食堂,社员在食堂吃饭不要钱,一步进人了:“共产主义”。

原来一家一户喂的猪牛羊马兔和鸡,现在集中在一起,喂不好,出了毛病就宰杀,所以大食堂是天天有肉吃。

还有一部分人串生产队吃共产主义饭,一生产队吃好的,其他生产队的来吃,还要欢迎,常常砸锅【不够吃】,我们学生也沾光,在学校附近的生产队吃了几次饭,后来被禁止了。原来是本队社员意见纷纷,大批杀猪宰羊,不到二个月,猪圈里没有猪,羊圈里没有羊,鸡全部得瘟疫死了,粮仓见了底,大食堂给社员的生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这个:昆明有没有癫痫专科医院“人民公社是金桥,通向天堂路一条。”的路更艰难了。

放卫星,粮食堆到白云间

我最清楚的是三道桥人民公社墙上的一副漫画,在太阳下,一个老坐在粮食堆上,和天空的白云相连,老农民正在得意洋洋地吸烟,漫画题目是:粮食堆到白云间,就着太阳吸袋烟。

粮食真的打下那么多了吗?其实不是,全是放卫星放的。

旗里召开三级干部会议,让大队生产队干部报产量。你如果如实报,就是保守思想,其他干部斗你的保守思想,连觉也不让睡,你如果多报超过了最高产量的生产队,就可以休息。会务秘书处宣布你放了卫星,报纸和广播报道你的典型,还要得奖,甚至官位高升.就是毛主席说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

你一颗卫星,我一颗卫星,一亩地高粱亩产量上了十万斤。旗里和公社开现场会,把其它地里的高粱穗子全部拉到一块地里。前来开现场会的大小干部个个心知肚明,谁也不说什么,万分虔诚地看着这颗一亩产十万斤高粱的卫星。

同年,毛主席要求大炼钢铁。乡村和城市机关单位,也开始土法炼钢。把办食堂时,家家户户偷偷留下的铁锅,舀水铜瓢,菜刀,甚至剪衣服的的剪子都强迫交到炼铁厂,砸碎炼铁。不管炼铁成功与否,一出炉就敲锣打鼓到公社,给毛主席报喜。成熟的庄稼,烂在地里无人收割。

再加上人民公社的八大员:宣传员,卫生员,记工员,饲养员,文化员,炊事员,购销员,管理员等脱产人员,到庄稼地里干活的人减少了一半,形成了自留地里打冲锋,集体地里磨洋工.你说,能打下粮食吗!

阳婆婆下晒肚肚

1959年天,人民公社大食堂大多数已经揭不开锅,解散了,人们的共产主义梦破灭了。

沉住气的社员,从草堆里,地下刨出埋藏下的铁锅,菜刀,勺子等。大多数的社员重新置买锅碗瓢盆,犹如上加霜。

生产队的粮食全部交了备战粮,吃粮靠返销。在1960年,供应过每人每天四两玉米面。人们为了活命,掏挖完了苦菜,掏挖灰灰菜,羊辣辣等充饥;到了,把裨谷子,玉米脱粒后的芯子加工成无粮面分给社员充饥。还有的社员剥榆树皮捣烂吃,挖老鼠洞,找可以吃的.....该吃的全吃了,不该吃的也吃了。

虽然生活艰难,我们还要继续上学。教室里没有火炉子,桌凳也不齐全。不少的同学坐在泥台台上学习。我们肚子里没有食,教室里冰冷,浑身上下瑟瑟发抖,有的同学开始跺脚取暖,还是不顶用。郭有文老师有办法,叫我们集体到太阳底下晒肚肚。自己把自己的烂衣服撩起来,让太阳晒肚皮。这果然是个好办法,不一会,肚子里热起来,浑身暖和。我仿佛看到了身边的一个同学,薄薄的肚皮下绿绿的肠子在蠕动,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让老师好好一顿训。

这些真实的事情,现在起来还历历在目,不可以抹去.我常常给孩子们讲述时,他们只当听,难为他们了。

三. 二人台

二人台是内蒙古西部河套地区的土生土长的地方小戏。据专家考证,河套地区是爬山调和二人台发祥地。是河套人民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一歌一戏有着内在的必然联系。

二人台它像娇山丹丹,盛开在塞北的广大地区。在农村集市,庙会,社火,物资交流大会,红白事宴等地演出。

解放前人们把二人台演员叫做:“打玩意的”“唱戏的”,受人歧视,死后不能进祖坟。

二人台小戏班,就地简单化妆,配上几件简单的乐器:笛子,二胡,扬琴,梆子等,就可以开场。

二人台有些剧目是直接从爬山调改编的,如【打樱桃】【种洋烟】等。二人台剧目上百个还要多。

二人台唱腔音韵谐美,流畅自然,铿锵入耳,容易口记耳传。不少二人台演员是文盲,剧目看上个三俩遍,就能上台演出。

二人台的串话,上场诗,绕口令,呱嘴等形式每一个字都合辙押韵,表演起来节奏明快,语调流畅。

兰州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是

为了一口饭,二人台演员奔波在乡野田间。到处赶庙会,办社火,献艺卖唱,今天给李家祝寿,明天给王家娃娃过满月打坐腔,后天给刘家儿子娶媳妇打喜棚,和叫花子差不多。遇上荒年歉月,衣食无着,苦不堪言。只好背井离乡,乞讨为生。或者打工受苦揽长工,正像爬山调里唱的:“活活的一苗无根草,随风风起飞四处落。”

河套最著名的二人台演员倪丑旦,有一年,在河套揽工,期满回老家。走在半道,住在老乡家里。一听说是闻名的二人台演员,老乡热情招待。为了答谢房东,吹笛演唱,谁知道触犯一绅,说是冲撞他家的老祖宗的,让倪丑旦树碑招魂。经过给乡绅下跪叩头,点烟赔情,交出来身上的几个血汗钱才放行。可见,二人台一般演员更是:正是叫天天不语,叫地地不灵,求神问卦满脸尘。

二人台和爬山调夯歌有着血缘关系的民间姊妹艺术,前者是地方小戏,后者是民歌。是爬山调丰富了二人台。

二人台不仅吸收了民间歌舞,唱词多数来自民歌。活跃在农村集市,庙会,社火的如旱船,小车,跑驴,高跷,等。

从嘉靖年间的“丰州调”到现在,乐器由笛子,四胡,扬琴,梆子等,到现在的大型电子配乐,有了根本的根改变。

四.陕坝“活宝”

河套爬山调:“没有三下俩下,不敢到临河陕坝;你刨闹的再欢,不如西贝拐弯。”河套地区历史悠久,藏龙卧虎,人杰地灵。

河套人所说的“刨闹”就是就是指干事情,有名气。

西贝真名叫贾成荫,人们又叫二哥;拐弯真名叫李光文,人们为了叫得顺流,就叫拐弯。就是这两个人,合作创作的六个二人台节目搬上了中央电视台,大小三十多个新编剧目搬上了地方舞台,成了河套人骄傲,河套人的一对活宝贝。

这不,今天晚上中央台又要演出《二板头进城》,这个戏专门描写县农机局的供销科长常克农,吃农卡农的故事,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

《二板头进城》就是一出二人台小戏。

在悠扬的二人台乐曲中,二板头上场了,口中数着快板:

“二板头我手提油葫芦,

越思越想越气粗。

进城去买喷油头,

气坏我二板头。

常克农这只吃人的虎,

吃了肉还要啃骨头。

社员有苦没出诉。。。。。。

看着画面上的二板头,四喜想起来了自己眼跟前的事情。如今政策是放宽多了,有的地方开始包工不包产,下地再也不用听生产队队长那个公鸡嗓子叫鸣,可以自己安排农活。还有的地方包工包产,超产部分归社员。

可是刚一开始,涉及到到农民的部门,一些文化大革命时期上来的干部把守着,处处卡农害农。

掌握柴油的叫“油老虎”;供销社管化肥的叫“肥老虎”;水利段管淌水的叫“水老虎”;管农电的叫“电老虎”;农村信用社管给社员贷款的叫“财老虎”;甜菜收购站管理人员叫“糖老虎”。

这六虎挡道,老农民寸步难行。每一只老虎都得罪不起,都要张开大嘴吃人。

生产队淌青苗,卖甜菜,卖化肥前,先要杀羊备酒,送到有关部门,稍微怠慢一些,化肥撒在地里被关了闸;卖甜菜多扣杂;卖化肥没有货。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社员办红白事宴,晚上客人到齐了,饭吃到一半,拉闸停电,赶快骑着摩托送酒送烟赔不是。

由于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不正之风盛行。

人们在爬山调中唱:

骑着摩托捎着羊,

村村都有外母娘。

天天过大年,

夜入洞房。”

在改革开放时期,爬山调二人台有了更高的发展,出现新的高潮。如久唱不衰的《夸河套》,王占昕的《王婆骂假》是风光了一时。

五.爬山调杭州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中的四骂一

一骂社会。阶级剥削和政治压迫是一对难兄难弟,谁也离不开谁。历代统治者军队维持反动政权。

在解放前,河套地区的国民党政府,疯狂抓壮丁,抽税,劳役等灾难落在了贫困群众头上,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爬山调也生动地描写了这些苦难,悲惨的生活现状。

“白毛旋风吃骨头寒,顶梁柱柱倒塌全家完。

雌怪子半夜树头上吼,满村村活寡妇谁收留。

国民党抓兵害苦了我,拿上哥哥热肉疙瘩堵炮火。

一疙瘩沙蓬顺壕豪跑,俩眼眼泪水啪啦啦掉。

抓兵不是你救命的草,死症底子神仙也治不好……..

抓壮丁让无数家庭生离死别,烟飞灰灭。“一堆活寡妇”像漂流的芦草扎不下根,保甲长挤迫的活不成。

字字血,声声泪将国民党政权及保甲长制度的罪恶控诉和揭露无遗。

二是骂老财。“大门洞洞里的风,旱地里的葱,财主的算盘“善人”的心。”连用二个隐喻,门洞里的风最阴最厉害,旱地里的葱最辣眼睛,比喻地财主的算盘和心肠。整个调子明快,洒脱。

再看:“长工身背火鏊子,地主家里扇扇子。

一口酒一口肉,放下筷子啃骨头。

吹胡子拍脯子,嘴里酌着酒壶子。

抽完水烟抽大烟,红火翻天鬼眉脸。

打了媳妇骂长工,牛蛋眼睛赛铜铃……

寥寥几句,土财主的形象跃然纸上。啃骨头的豺狼像,抽洋烟的恶鬼像,虐待长工的凶残像,是多么形象逼真!

三骂媒人。“没头鬼媒人爱吃肉,仰面回家一出出路。”一出出路,一去再也回不来,见阎王去吧。可以看到,对媒人的积怨深如海,恨似山。对封建婚姻的强烈控诉和抨击。

“白皮皮烙饼盖烟洞,媒人吃上得臌症。

二股白毛风风朝东吹,枪嘣鬼媒人五雷锥。

一壶壶烧酒十八个馍,一条羊腿害死了个我。

一出大门拾了一包生锈的针,扎烂媒人的心扉和眼睛………

在罪恶的旧社会,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封建的婚姻制度和伦理道德长着血盆大口,千百年来,吞噬了多少无辜的,善良的,淳朴的年轻妇女。所以,他们的骂,是勇敢的,真挚的,发自内心的。

四骂公婆骂女婿。在封建社会,劳动人民受着残酷的剥削与压迫,妇女们又多了一层宗法礼教,政治上,经济上没有地位,任人宰割。遵循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生活不平等,人权没有保障。

你看她们在爬山调中苦喃喃地唱:

“井里头的蛤蟆井外头爬,生个巴巴的婆婆叫。

补丁裤裤麻绳绳鞋,饿扁了肚肚当奴才。

羊尾巴辫子瓢葫芦头,看见老枪嘣肉眼眼抖。【男大女小】

白籽白瓤嫩瓜瓜,给我找小个尿床的毛娃娃。【女大男小】

最后,万般无奈,长叹一口气:“白泥墙上摩了一把灰,寻了个女婿顶如没。”

一爱,就是情歌。情歌,是爬山调二人台和夯歌的主流,特别是由于相爱而激发出来的真挚深切的思想。

情歌冲破了封建戒律,表白热辣辣,情切切。“沙地的萝卜旱地的瓜,山曲唱的都是咱们心里头的话。”

“满村村点灯一盏盏明,就哥哥你一个人。

烧酒鍾鍾挖米不嫌哥哥穷,三十六眼窗窗半边边明。

西北风冻厚了三尺冰,舍上骂名也和哥哥交。

哥哥想你天知道,泪蛋蛋盖起一座龙王庙。

爬山调,二人台和夯歌,是草原文化的结晶,是璀璨珍奇的人民诗经。

作者简介:刘文忠,退休教师,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那年的雨季!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